讓二二八成為台灣人民和解的共同記憶
台灣獨立建國聯盟美國本部現任主席陳希寬

(此文是他在2010年在Houston紀念二二八和平日的演講稿,經他本人的同意,文字稍有修改)


228事件是二次世界大戰後台灣史上最悲慘的事件,它代表著台灣人反抗外來統治的最高峰,至今傷痕末完全癒合。特別是面對2008年第二次政黨輪替國民黨再次執政,咱再次体會到,所謂的同文同種住在同一塊土地上的台灣人和中國人,並不代表彼此可以形成一個命運共同體。在台灣海峽彼岸的中國對台灣長期來文攻武嚇,現在更積極用經濟統戰的陰謀,摧毀台灣的民主與自由,以掩飾其過度膨脹、瀕臨泡沬化的經濟危機。在這種國內外危機四伏的時候,咱作伙來看228事件這段歷史,如何讓它成為台 灣人民和解的共同記憶,這應該是非常有意義的代誌。 
我們先回頭看看二次大戰後轉型正義的工作是怎麼做的?不但盟軍有紐倫堡大審,德國政府地也非常自動地、積極地自我批判,追究責任,反省當時加害者納粹政權屠殺猶太人的慘事。另一方面,受害者的猶太人雖然說過,歷史可以原諒但真相及教訓決不能忘記,自從建立了以色列國以來,政府也繼續追究納粹屠殺的責任,把每一個主要加殺者不論生死,追到天涯海角也把他們捉出來審判。再看亞州的南韓光州事件,受害者雖比台灣少,但法律追訴速度比台灣快的多,已經將二位前後任總統論罪了。反觀台灣的228事件及三月大屠殺,歷經六十幾年,還只有受害者沒有加害者,有補償但沒完全的、全面的賠償,有表演似的道歉,卻沒有一個主要加害者出來認罪及道歉, 明明是當時國民政府的犯罪行為,國民黨政府到目前還沒出來面對真相、道歉、擔負法律責任。
 
所以,政治上可以談和解,但歷史不能以和解來解決問題,歷史的詮釋權,更不能輕易地交給加害者。最近,馬九英一方面對二二八家屬道歉,欲又表揚中研院院士黃彰健,根據自由時報報導(1),黃院士在三年前發表「二二八事件真相考證稿」,說二二八事件僅673人死亡,還肯定彭孟緝高雄屠殺處置得當,二二八後的38日基隆港已淨空,不可能有人被射殺。他又說二二八是葛超智(George Kerr) 等美國人煽動的。馬肯定這種不為學界接受的研究成果,在在顯示馬對二二八無反省力,顯然他是想要奪取二二八的詮釋權。非洲有一句諺語:在獅子能寫字以前,歷史都站在獵人那邊」。做為受害者的台灣人,怎能再沈默 下去呢
 
1987年戒嚴令解除之前,國民黨獨裁政府完全掌控了歷史詮釋權,它認為1947228事件之所以發生是:(1)因為台灣人受到日本殖民統治的「奴化」教育,逐漸日本化,抗拒國府的接收;(2)因受日本影響,不瞭解中國文化,排斥中國;(3)共產黨份子從中煽動,加深台灣人與接收人員之間的裂痕;(4)野心份子藉機推波助瀾,使得事件不斷擴大,不可收拾;(5)流氓附和鼓動,造成社會不安。國民黨把228事件定位為台灣人要當家作主,脫離中國的叛國暴動,參與者是暴民、亂民(2)
 
1987年解嚴之後,平反運動逐漸展開,政府受到批判,才被迫開放史料,根據這些史料研究的結果,上述的觀點已被否定,歷史學者指出1947227日的緝煙事件只是事件爆發的導火線而己。如果不在2月發生,也會在其他月份發生 ,如果不在1947年發生也會在1948年前後發生,因為當時整個台灣的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方面的狀況,從1945年日本戰1017日國民党軍登陸接管以來,已經從天堂掉到地獄裡,黃秀政教授等(3,4)指出下列因素才是事件爆發的主因:
 
1)行政長官公署體制的特殊化,黨政軍完全由陳儀及少數人掌控。接收官員以戰勝者姿態,視台灣人為戰敗者,存著歧視與敵視之心,高高在上統治台灣;(2)政治壟斷與接收弊端百出。接收人員占據要職,台灣人只能位居下層,其地位與日本統治時代無異,仍是第二等國民,譬如說,台中地方法院50職員當中,一半以上都是院長的親戚;(3)經濟統制與民生困苦。台灣經日本統治50年,已邁入近代社會,台灣人又接受近代教育的薰陶,具有近代國民觀念和奉公守法的精神,遠較中國社會進 步,接收官員卻忽視這些進步事實,反而以中國惡習治理台灣,貪贓枉法、公然收賄,接收官員不只壟斷資源,更將台灣物資運往中國,賺取利潤,致使台灣米糧短缺,物價飛揚,通貨膨脹,生活比日治時代還苦;譬如「資源委員會]接收台糖15 萬噸白糖,偷運去上海出售獲暴利120億台幣,專賣局局長任維鈞,侵吞鴉片70公斤,私運香港變賣獲利等等。一年當中,米價漲4.8倍,豬肉3.2倍,鹽7.1倍,白糖22倍,民不聊生,叫苦連天;(4)社會動盪與文化隔閡。接收人員歧視台灣文化,處處排斥打壓台灣人的價值觀,造成台灣人與中國人之間文化認知的矛盾與衝突。 
無怪乎,當時社會流行所謂的五天五地的口語:「轟炸,驚天動地」、「光復,歡天喜地」、「接收,花天酒地」、「政治,黑天暗地」、「人民,呼天喚地 」。台灣人民早以等待機會起義,抵抗猛於虎的外來苛政暴行。接下來有關228事件本身及三月大屠殺情形,大家己經很熟習,網路參考資件也很多,在此就不再重復記載它。 
二二八事件在國民黨政府的鎮壓與安撫中落幕。228事件對台灣的傷害至深且鉅,影響迄今:(1)許多台灣社會菁英,受到逮捕,有的一去不返,至今下落不明;有的當眾槍決、屍首示眾;有的不知槍決何處,至今屍骨無存;有的財產被奪,至今仍未歸還。台灣菁英受此摧殘,幾乎傷亡殆盡,倖存者則銷聲匿跡,不敢再過問政治。二二八事件的受難人數,據行政院二二八研究小組估計死亡人數約18,000人至28,000人,但迄今仍然無法掌握確實數目。(2)國民黨政權採綏靖(即鎮壓)、清鄉即整肅)的手段,整肅異己,社會籠罩不安的氣氛,人人驚惶失措,經 歷過228世代的人,總會告誡兒女「有耳無嘴」,多聽少說,不要參與政治。長期下來導致台灣人存有被迫害意識並造成省籍情結,甚者更有人提出台灣獨立建國的主張,在海外從事台獨運動,即使在1987年解除戒嚴後,對於參與選舉與政治活動仍可見此種心態,影響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3)228不僅是禁忌,更是歷史集體記憶的喪失,台灣人失去自信豪情,懾服於國民黨威權統治,國民黨政權實行戒嚴統治長達38年,使得台灣社會長期處於白色恐怖的威權統治。國民黨進而奠定長期一黨獨大的政治局面。然而,由於長期一黨專政甚久,在內部保守且逐漸腐敗下,弊端欉生,阻礙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4)台灣人與中國人之間的誤解與對立,卻不因事件的結束而平復,族群之間的隔閡更加深化與持續,影響台灣社會文化的正 常發展。國民黨政權為營造政權的正統性,強力灌輸中國文化,台彎本土文化遭到漠視而被邊陲化(3,4)
 
為追求二二八事件的真相與責任歸屬,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2003年組成7人真相研究小組,研究事件責任歸屬的輕重及其應負責任,歷經兩年,由八位學者執筆,於2006年出版鉅著《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該研究報告認定蔣介石是事件元凶,應負最大責任,陳儀、柯遠芬,彭孟緝等軍政人員應負次要責任,其他軍政、情治人員、半山、社會團体與媒体工作者,以及線民、告密者、構陷者的責任,也都一一分析他們應負的歷史責任(2,3) 
歷史學者的責任到此可以告一段落,接下來應該要看台灣社會覺醒的程度,是不是有勇氣啟動司法程序,來完成平反運動、轉型正義的歷史的工程。 接下 來,咱要談談怎麼做二二八才能變做全體台灣人民和解的共同記憶呢我個人有幾點建議供大家參攷。 

第一、真相是和解的黏膠,咱一定要繼續要求政府公開所有228事件秘密檔案,包括大溪檔案。228事件己經過了67年,若再不公佈真相,轉型正義無法完成。因為只有根據這些受害者可接受和加害者無法否認的資料證據,和解才能令人心服。
 
第二、支持受害者及其家屬依法律追求刑事及民事訴訟,要求國民黨不僅是補償(compensation)
還要提供金錢賠償(Indemnity),、並回覆受害者的名譽及重新安置等。國民黨如不能面對這法律責任,中國人將難以去除是二二八原罪的印象,不僅和解有間題,228不可能成為共同記憶。2010226日,逾百位228事件受難家屬己具狀控告國民黨,要求國民黨公開認錯道歉,公 開大溪案等二二八相關的歷史文件,並要求以黨產賠償二十億元做為二二八紀念館運作經費。指明國民黨政權犯的錯,不得由台灣全民納稅人買單。 

第三、對於加害者如元凶蔣介石、軍政人員陳儀、柯遠芬、彭孟緝、以及其他情治人員、及國民黨政權制度性的犯罪行為,應設立特殊人民法庭,公開審判、定罪,並沒收其不當取得的財富。要求現在的國民黨承擔法律責任。
 
第四、繼續建造紀念碑、紀念館、博物館等,用來保存228文物及共同記憶,將228歷史編入台灣教科書,教育後代人民不至於重蹈覆轍。

最後,我想談談有關二二八延伸出來,目前台灣人面對著的國家定位的問題。台灣人都自認為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主權獨立的國家,台灣是台灣,中國是中園,一邊一國,兩國應該是和平共存、互 不侵犯才對,但是中國鴨霸想侵略併吞台灣,在國際外交、經濟方面處處打壓台灣。目前與台灣有邦交的只有23小國家,台灣雖有美國「台灣關係法」的保護,台灣的未來的安全不無枕憂。究其原因,台灣的問題出於台灣政府沒有站在有利於台灣人的立場思攷。前駐日代表許世楷博士,為實現台灣的獨立建國在2002年提出「新生國家理論」(5)值得大家支持,因為它可以解決台灣的定位問題。這理論的關鍵語是「新生」,它否定台灣是中華民國的「繼承論」,「台灣國」是made-in-Taiwan 的新產品,不是修理 made-in-China 的「中華民國」這個破茶壺,繼承下來的再生品,所以基本上台灣人否定「中華民國在台灣」、「中華民國是台灣」這一類說法。「新生國家理論」也同時否定「分裂國家論」,「兩個中國〕之類的說法。台灣、中國若是分裂國家,在聯合國組織中,中國承認我國的控制權是100%,台灣若是以新生國家申請,中國對我們的承認控制權就減少到192(聯合國會員數)分之1。再說,聯合國憲章有關安理會的投票有明之規定,即,有紛爭當事國得放棄投票權,所以中國在安理會不能使用否決權。用「台灣」國名據有「新生國家」的種稚優點如上述。所以,20079月陳水扁總統改變過去的做法,不以「中華民國〕名義重返聯合國,改為以全新「台灣」名義申請參加聯合國,這是直選總統代表人民正式表示台灣要成為新國家的 決心。可惜2008年國民黨再次執政,就沒有繼續以「台灣」的名義申請。因此我們一定要選出一個會繼續向聯合國提出此案的總統。我們更要以「台灣名義申請參加聯合國」做主題,促進公民投票、住民自決,以此對外宣佈台灣獨立建國的決心。 
1945年日本投降,台灣人原本對中國有所期待,希望中國統治台灣會帶給台灣人幸福美滿,但二二八的惡夢卻驚醒了台灣人,產生了脫離中國、台灣獨立建國的想法。這樣巨大的轉折,不能單以二二八事件個案來瞭解,咱需要從台灣近代史發展中,瞭解台灣人意識的形成,從近代社會的發展和近代國家觀念的建構上重新思考。二二八帶給台灣人傷痛,無奈,哀愁和苦悶,卻促進了台灣近代的國民意識,這個歷史遺產豐富了台灣人的精神,寬闊了台灣人 的視野,使得台灣人更有能力面對中國,走出自己的路。若能經由大家的努力,讓二二八成為台灣人民大和解的共同記憶,幸哉!
 
參攷資料:
1.自由時報〈馬褒揚黃彰健228研究學者有意見〉《自由時報》2010-2-5
2.張炎憲,<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共和國47,20063月。

3.財團法人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 (2006)《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台北:
4.黃秀政,<你不能不知道的二二八真相--系列五-九>,
http://www.hi-on.org.tw/ad/20060316_228_a5.htm
5.許世楷,<新生國家理論概要 >
http://www.wufi.org.tw/wufiers.html
(2009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