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 Cameron 博士,

 

僅管你可能早已聽到了許多消息,我想你仍會對所附的記載感興趣,尤其是該

文是一位大陸人所寫(譯按:此指美洲大陸,加拿大)。記載人曾經在許多中國許

多重要港口擔任海事顧問。

 

祝安好,瑪格麗特馬偕(譯按:馬偕的孫女)

於北太平洋 1947414

 

  (本信來自一位熟知中國的英國水手(1),事件發生時人在當地,並剛從福爾摩沙回

來) 幾個禮拜前我在台北,並遇見了你們(2)。我在台北時,發生了一個理應發生,

福爾摩沙人對抗中國人壓迫的反抗事件。當時對島外的信件或通訊都有可能被審

過濾,中國人只想讓報紙刊出他們的事件版本。你們想必也是因此詢問後能否寫信

讓你們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會盡力。我只能靠記憶撰寫(因為當時害怕被搜

因而不敢寫筆記),所以如果我寫得很亂,請見諒。

 

  日本鬼子(譯按:原文為 Jap)投降後,福爾摩沙人原本誠心的歡迎中國的接

管人員,並且努力試著在讓中國政府的管理一切順利。不過因為嚴重的腐敗和其它

等等原因,福爾摩沙人的期待很快就幻滅了,而對中國統治者的反感也取代了原先

的熱情。中國完全不去發展台灣島的商業、出口、或是工業,基本上什麼事都不做。

他們唯一的目的似乎就是搜括掠奪。他們僅是接管了日本人離去後空下來的單位和

公司,並且繼續執行日本人的統治系統,唯一的差別是日本人的管理方法有條理,

而中國人沒有。從大陸來的中國人湧入島上,佔去了所有肥缺,並且享有優先特權,

反觀本地的民營事業受到排擠,還被要求滾一邊去。時間久了壓抑的情緒僅需要一

個小時件當起火點,悶燒的怒火就會演變為熊熊烈火。怒火最後在 2 28 日爆發

了。

 

  一名菸酒專賣局的警察用鈍器打死了一位在台北火車站附近小攤位賣香菸的老

寡婦(譯按:林江邁,僅被打傷後腦)。不滿的群眾開始向該警察抗議,其中一人

遭到槍擊(譯按:陳文溪,隔日不治)。於是群眾向菸酒專賣局移動(憤怒但有秩

序),繼續抗議,結果更多名群眾被射死。這時群眾的情緒爆發了(沒人可以怪他

們),他們從菸酒專賣局中抓出了一些中國官員痛打,有些官員被打死。從菸酒專

賣局中搜出的錢與香菸被群眾拿到街上,當街燒毀。(這是他們展現並非為了搶錢、

或是從中牟利而抗議的方法)。之後群眾的情緒平緩了許多,而事情很有可能就此

平靜下來。但是隔天中國人又玩起槍來。兩名放假準備回家的學生在火車站遭到盤

問,最後被射殺。另一波的抗議活動(有秩序的)向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集合,以

表達他們對這些事件的不滿,結果群眾遭到機關槍掃射。這是引發全面反抗最後一

根稻草,而台北街頭短時間由福爾摩沙人控制。

 

  機關槍掃射事件隔天,一位群眾代表向台灣行政長官提出一份訴求書:-熱愛扣

板機的警察應該解職。軍隊應暫時限制留在營區。未來應該透過人民選舉選出市

長或是其它高層公職,不再隨意派任等等。所有的訴求都是合理,並且有益全島的

遠見。行政長官聆聽了訴求後,要求給予十天的時間來研究這些訴求,然後再安排

會議讓兩邊一同商討細節。另外雙方安排讓學生在這十天維持秩序,並且配予槍

枝,以防有不肖份子趁機作惡。福爾摩沙人所不知的是,行政長官早已,或是馬上

就要向大陸調來更多軍隊。上述的安排收到效果,台北也回復正常。

 

  到了 3 8 日的上十點(協議十天和平的第八天)槍和機關槍同時在台

北不同地區開火。調來的軍隊已經扺達,開始向任何東西與任何人射擊,任意且毫

無警告的開槍。一開始火力強大,隨著軍隊四處找人當槍靶,漸漸變成一段時間後

才有一陣槍聲。這樣的情況持續了幾天,也不曉得有多少人喪生。我覺得死亡者有

上千人。除了遭到射殺外,很多市民因為毫不可靠的理由遭到逮捕,我怕被抓去的

沒有幾個能活下來。

 

  被逮捕的人中包括了一些你們認識的人,比如能通(3)。我常聽到你的父母談起

他。士兵以一些捏造的配合作亂理由要將他帶走。因為他完全聽不懂士兵們所用的

語言。學校的另一位老師(據我所知能通是校長)出來想替能通翻譯,當場被士兵

射殺(4)。當我離開台北時,我仍不知道能通是否還活著。當我詢問時,回覆他被

帶去基隆受審,加上聽另一位校長也遭逮捕,情況看來很糟。

 

那些維持秩序的學生被要求歸還借給他們的武器,因為已經秩序已經不復存在

了。有 20 名學生在淡水路邊,神學院的西側(譯按:今真理大學),遭近距離射

殺。

 

在基隆的一次屠殺之後,屍體被入海裡。結果被浪帶回了港口。中國政府的

版本,也是島外得到的版本是: - 黨份子被清除了。

 

  如今表面上福爾摩沙人很順從,但是心中卻燃燒著遲早會再爆發的怒火。他

們不會逆來順受。他們的望讓人同情,而他們只能指望聯合國大會能將他們救出

目前的處境。他們無法表達出他們的感受,不然就會被逮捕搓掉;因為他們只能完

全仰賴島外的幫助和努力,而只能靠福爾摩沙人發出怒吼,並且持續到聯合國大會

注意到他們的處境。不然福爾摩沙人將注定受高壓統治與被人支配。

 

 

A. 福爾摩沙人誠心的期待台灣島納入聯合國法令託管。

B. 混亂、腐敗、缺法治理導致的動亂需要聯合國調

C. 若有調就會發現中國管理下所造成惡劣情況,他們(聯合國大會)有監督改善

的義務。

D. 改善的方法很簡單,賦予福爾摩沙人投票決定他們想要何種政府的權力。 98%

的人會投給聯合國法令託管,而聯合國大會將會得到六百萬人民永恆感激。

E. 任何花費都將會得到償還。在合法政府領導下,台灣島豐富的煤、金、糖、米

量會讓其經濟在短時間擁有償還能力。

 

  現在我建議你在讀完此信之後,到城裡讓所有你認識的人知道福爾摩沙的處境,

並組成一個委員會或是一個黨來宣導幫助福爾摩沙的目標。你應該認得許多關注福

爾摩沙與福爾摩沙居民的人,他們會熱烈加入這個運動來幫助快樂又勤奮的福爾摩

沙人離他們煉獄般的處境。我們將需要透過所有任何管道,一直不停的要求聯合

國才能達成這個目標。

 

 

(譯按:底下為原註)

1- 附信其實是 1913-1924 年在台灣的宣教士 Kenneth W. Dowie 所寄,他是淡江

中學的建築師。Dowie 後來加入了美國海軍,並且在事件間到台灣停留。

 

2 - 附信的收件者是偕叡廉伉儷(馬偕醫生的兒子),他們在 228 事件展開時到達

台灣。偕叡廉為了試著解救陳能通,勇敢的前往和軍隊士官長葛元芬(音譯)會面。

 

3 - 陳能通是淡江中學的校長。他的父親陳王(音譯)牧師是馬偕醫生的學生。

二八時也遭逮捕,當被釋放了。

 

4 - 盧圍是淡中的科學老師。死於 3 18 日。體育老師阿統與陳能通一齊遭到

逮捕,與陳能通和數千人一同人間蒸發了。據信應該是被入基隆海中。